欢迎进入数字电视开发论坛 -->> 梦游部落论坛
您现在的位置:数字电视开发网>>数字电视>>业界资讯>>厂家信息>>正文内容

小米盒子的春天真得到来了吗?

春天来了。

负责小米盒子开发的多看CEO、小米联合创始人王川在微博上如是说。与此同时,不断有消息显示,小米盒子有可能在下月解禁面世。

小米盒子的复活无疑是一种妥协的艺术,尽管与雷军最初的设想和希望已经有了不小的差距,但是至少活了,就还有成长的希望。然而,在小米盒子未来路上的荆棘和坎坷远没有结束。

小米盒子背后有太多的故事和内涵。

别了,广电总局

在国家部委的合并、裁撤大潮中,随着铁道部一起消失的还有广电总局。不止对用户,对广大从业者和开发者而言,这都是一个绝对能引起大家讨论和遐想的细节。

“三网融合”这些年之所以一直跌宕起伏却没有多少实质进展,很大程度上就是电信、广电和互联网之间的利益博弈,而在这样的过程中,企业和用户的利益往往被习惯性地忽视、抹杀了,其中最大的阻力来自广电总局方面。

在十五计划纲要(2001)和十一五规划纲要(2006)中,我们已经明确地看到国家对“三网融合”的支持和鼓励:积极推进“三网融合”。

然而耐人寻味的是在宏观层面大力强调三网融合的形势下,广电总局却背道而驰,2009年发文叫停了电视机厂商和互联网的合作大潮, 2010年下发“41号文”要求各地限期停止违规开展的IPTV业务,2010年3月,广西广电总局发布通告查处当地的IPTV业务,2011年7月,下发通知叫停互联网机顶盒向终端提供内容服务,而最近的例子无疑是刚刚上市销售600台就宣告夭折的小米盒子。

十多年来,在三网融合的历史进程中,我们看到,广电总局似乎一直扮演着反面的角色,为了自己的垄断利益而不断将自己置于用户、市场和趋势的对立面,不断以行政手段阻碍市场行为,不断人为延迟本应更早进行、完成更高的三网融合。

现在,从形式上讲,广电总局已经被撤销,三网融合的进程是否会变得更快一些呢?或许,这个问题可以换一种更加清晰而通俗的方式:小米盒子的重生前景究竟会如何。

艰难的选择

让我们先回想一下小米盒子是如何夭折的。

根据广电总局“181号文”的规定,机顶盒只能选择广电总局批准的内容服务平台,此前通过广电总局验收的平台只有7家:CNTV、百视通、南方传媒、华数、CIBN、湖南广电以及央广广播电视网络台。

同时广电总局还规定,互联网电视内容提供商不能与网站进行相互连接,也不能将互联网上的内容直接提供给用户。

小米盒子不仅没有广电牌照,还把包括搜狐、腾讯等网站的内容直接提供给用户,并且大张声势试图效仿小米手机在市场上玩出大阵仗,小米盒子的所作所为肆无忌惮地越过了广电总局的底线,所以,仅仅上市七天就不得不猝然仓促下市,也并不是多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从某种角度而言,雷军和小米盒子的出师未捷,也算是当代中国互联网从业者在计划色彩并未完全衰减、行政干预不时干涉的开放市场中遭遇的尴尬处境的一个真实写照。

现在,小米盒子活过来了,并且安全上垒。

广电总局的确被撤销了,但是却并不意味着它的职能亦因此而消弭,之前下发的一系列针对三网融合的通知、一系列针对IPTV而设的掣肘,并没有随着它的合并而被一笔勾销。

三网融合的最大阻力消失了,但是,各种利益方之间的角力并未结束。所以我们会看到,重生的小米盒子小心翼翼地放弃了自己当初互联网机顶盒的宏大构想,转而寻找到CNTV这样一个大靠山,没有第三方互联网内容服务,必须接受CNTV的监管。

数据显示,2012年我国数字电视机顶盒市场规模预计达到5300万台,和2011年相比,涨幅超过26%。可以看出来,这是一个有着巨大潜力的市场,对复活的小米盒子来说,在其中抢得自己的封地,并不算什么难事。

可是,一个和互联网几乎割裂了关系的机顶盒、一个只能被动接受CNTV单方内容的机顶盒、一个自己没有多少选择权而且用户也没有多少选择权的机顶盒,真得能够获得用户的支持和认可吗?

对浸淫投资十余年、屡有慧眼妙手的雷军来说,小米盒子的复苏更像是一个与最坏结局相比不那么糟的结果,更像是一种碌碌无为。小米手机能让雷军成为中国互联网风云中的一方霸主,但是,这个并不完整的小米盒子却使得他小米帝国的梦想变得愈发遥远与困难。

强压

广电总局的阴霾并未完全散尽,另一场暴风却又有山雨欲来之势。

今年1月底,工信部、发改委、广电总局等6部门联合下发了关于普及地面数字电视的通知,其中明确提出了地面数字电视的发展规划:

在3-5年内普及地面数字电视接收机,实现境内销售的所有电视机都具备地面数字电视接收功能,满足消费者免费正常收看地面数字电视的需求,到2020年全面实现地面数字电视接收。

这很可能意味着最早从2015年起,包括小米盒子在内的数字机顶盒将不得不面临被数字电视全面取代的局面。

市场的问题,可以用市场的手段解决,行政的问题可以用时间去等待,可是,宏观政策层面的问题,在当前的形势下,又能用怎样的方法解决呢?

小米盒子已经在生死线上挣扎过一次,还有两年的时间,没有人能保证什么,之前已经有无数事实证明,市场的发展并不是总如行政指令的计划,而政策也并不总是一成不变。

一切都唯有在实际中才能践行和证明。

仔细想想,留给小米盒子的日子即不算多,也不算少。关键在于,雷军的“三驾马车”(硬件、软件和互联网)战略中究竟能取得怎样的成绩,究竟能在市场上树立怎样的标杆,发挥怎样的影响力,三驾马车跑得越快越好,小米盒子就有可能活得越长越好,反之亦然——在中国,市场的问题从来都不只是单纯的市场问题而已。

也许,若干年以后,我们再回顾中国互联网的这段历史,小米盒子的故事将成为市场和体制博弈的一个经典案例。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